陆玖视频 | 中国最佳视频

  医者仁心


自由职业医师

希望我们未来的一天我们老百姓能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我们的医生能够更加有尊严、更加体面,只有我们这样这个医疗能够变得舒心了,我想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加和谐,所以改变是我一生不变的一个主题。

         我做医生应该是17年了,之前在公立医院里面,大概工作了有16年之多吧,现在开始做自由职业。我相现在变成一个没有编制、没有一个附庸关系的人,我跟医院之间更加是一个合作关系,但我发现这样是顺的,我需要做手术,他们必须要给我提供一个相应的条件。这样子的改变使得我和医院之间过去一些的拧巴的关系是发生了彻底性的改变,以前我在医院里面,七点钟之后要做手术,我必须要得到医院手术室、护士长、麻醉科的同意。现在他们完全是处于一个服务于我的一个角色,大家都是奔着服务于病人的。

走进医师 龚晓明.jpg

     很多人问我说你为什么要改变,为什么要离开协和,那其实还是跟我自己对医疗的感受是有关系的,我的一个病人让给我深深的感觉到中国医疗有很多的一些问题,我的一个病人在协和的时候我的那个时候的挂号费七块钱,很多病人想挂我的号,然后就想要通过各种努力的方式来挂我的号,我之前也知道有些号贩子把我的这个七块钱的号炒到一千块钱,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还蛮值钱的了,但是另外一个病人他因为不想从号贩子里面挂一千块钱的号,他就自己排队,但是那个时候是北京最寒冷的冬天,大概是零下三四度的冬天,但是排一晚上的队,又没有室内那个房间可以待,我绝对这个对老百姓来说真的是太痛苦了,但是医生的那一端其实也不舒服,那个时候源源不断地有人来敲你的门,龚大夫能不能给我加个号,那我加号我怎么样一天上午看三十病人,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那在看下去质量就会下降然而作为我自己来说我觉得交流沟通其实在很多的时候是特别重要的,那这种中重要的事情呢,医疗总是这样看病老百姓不满意,医生也很辛苦,然后最后这个体系是拧巴的,到了最后就演变成医患冲突,这种冲突从背后来说其实都是因为我们这个体系有很多的问题,

其实一辈子当中我做医生大概有两个医生对我影响很大的,第一个就是我们协和医院的郎景和教授,他很大气、很多人文思想对我们影响很大;

郎景和.jpg

    第二个其实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人是我的一个老师,是Fukushima老师,他是一个日裔的这个美国人,我第一次到美国的时候,有一次带我去NICU,就是新生儿监护病房去看,他特地拿出来他自己的那个相机给那个孩子拍个照,然后我纳闷他在干什么呢?他第二天在家里把那照片洗出来以后给那个孩子的父母送过去,告诉他们这是你的孩子,这些小事其实是让我意识到是什么呢,这些事情对于要他们来说非常平常的,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他们专业的服务精神,也就是说当我是一个医生的时候,我一定是为你去做服务的。

F老师.jpg

 

     我是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来尝试演讲,本身我是一个医生所以作为我的内心的这个意愿来说,其实我还是希望能做一些医疗改变的事情,现在我们中国医疗有很多的一些问题,所以我想我做的任何一件尝试,不论是我离开协和到一妇婴,又离开上海去做自由职业,现在又在做移动医疗的创业,又在做一个自由职业医生的一个努力,所有的事情其实我希望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希望我们未来的一天我们老百姓能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我们的医生能够更加有尊严、更加体面,只有我们这样这个医疗能够变得舒心了,我想我们的社会才会更加和谐,所以改变是我一生不变的一个主题。

龚晓明.jpg

(文本稿为本人根据视频资料整理)

上一篇:花甲之年 急诊室的坚守
下一篇:中国妇科第一人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